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EP×POI][JC水仙]Drake蛋疼记

Hobbes/Reese,斜线大概不代表攻受,清的不能再清的清水,小短文纯粹为了傻白甜。

新人第一次发文紧张的无以复加,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出。

对典狱长和四叔着实爱的深沉。


看文之前请先大声跟我念:

水!仙!大!法!好!


轻松搞笑向,ooc是一定的轻拍别冲脸。


—————————————————————————————


Part 1


就像女人来大姨妈一样,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Drake都会感到深深的蛋疼,这都要归结于他那个邪魅狂狷冷酷优雅智商情商都不下线帅的惨绝人寰符合汤姆苏所有要求的苏破天际的混蛋长官,Warden Willard Hobbes.


这事还要从一次意外说起。


Drake记得那是有一次,他下手重了不小心弄死了一个在活人墓里待了很久的犯人,在去典狱长工作室报告消息的路上,Drake一直忐忑不安的计算着这次得被扣多少工资,并祈祷典狱长今天心情不错放他一马,天知道那个包裹在定制三件套里的男人有多可怕,Hobbes的可怕不是在他的身手,而是他的阴冷狠毒,像Drake这种看起来就武力值Max但智商远远跟不上的配角碰到Hobbes这种大Boss型的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Drake推开门,听到典狱长在打电话,心下立刻凉了一半,Hobbes从来都不喜欢他的客户,每次打完电话典狱长周围都围绕着“我很不爽想死你就过来试试”的气场,Drake鼓起当年在阿富汗一挑二十个炸弹狂人的勇气,万分紧张的抬起头,然后,他看到了令他眼球脱框的一幕:Hobbes笑的一脸宠溺,眉目间挥之不去的阴冷淡的几乎消失无形,转而是带着些许甜蜜的温柔。


Drake觉得一定是他打开门的方式不对,或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出现了幻觉。


正当他打算重新开一次门的时候,Hobbes看到了他,所有的温情脉脉立刻一扫而空,快的让Drake以为刚刚他是只眼花了。Hobbes对着卫星电话说了句什么,眼神里写满了“有话快说不然你就死定了”,Drake浑身一个激灵,咽了咽口水,用背书一样竹筒倒豆子的语速说完了他的事,然后忐忑不安的等待裁决。


大概今天上帝终于注意到了Drake,亦或是电话那头的人对Hobbes着实意义重大,没等他自我检讨完毕Hobbes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三周的工资,现在走吧Drake.”


Drake如蒙大赦的立刻转身离开,一边在心里感谢上帝一边好奇是哪路神仙在电话那头,关上门之前他听见Hobbes温柔的说:“I'm back,John.”


John?Drake在心里默默记下这个烂大街的名字,说不定是典狱长不为人知的私生子或者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什么的。无论如何他都感谢这个John今天救他一命,好奇心如同猫爪子一般挠着Drake的心脏,他就是想知道,打电话Hobbes都这么不Hobbes,要是两人面对面Hobbes能变成什么样。


也许上帝终于良心发现打算补偿一下Drake人生前这么多年受过的苦,他真的如愿以偿了,即使他为此后悔万分,并用他所知的所有语言词汇轮流诅咒了上帝的恶趣味。


好奇害死不仅害死猫,还害惨了我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活人墓安全官。


Drake感到了深深的忧伤。


TBC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