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EP×POI][JC水仙]Drake蛋疼记



Part 3


在见到John Resse的第七个小时后,Drake确定了一张“一生中最不应该做的一百件事”表,NO.1就是同时与John Resse和Willard Hobbes共处一室,甚至连到活人墓当安全官都被挤到了第二名。


Drake远远的跟在他的长官和长官不远万里而来的情人后面,带着活人墓守卫统一定制的纯黑面具让他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地冷酷可怕,但面具后那张偶尔看起来很老实的横肉脸已经痛苦的扭成了一团。


这真他妈的太诡异了。Drake扭曲着面孔在心里碎碎念着,谁能告诉我这两个一模一样的混蛋哪个是Hobbes哪个是Resse,长的一样声音一样就靠衣着分辨你们了你们俩居然还穿成一样!Sir我就是个武力值Max的肉盾小配角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次一次考验我的智商?!Sir你知不知道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在你面前同时出现有多分裂?!Sir你的阴冷狠毒邪魅狂狷冷酷优雅神经质呢?!你就表现出一点点我也能把你俩分辨出来但是你们两个都那么郎情妾意Sir你懂不懂我们这些手下的痛?!Sir你对着一张和你完全一样的脸你是怎么做到爱他如此至深的?!Sir你这算自恋你造吗?!Sir你们能不能说句话别对视了我都要被眼前飞舞的桃心特效淹没了啊Sir!!Sir!!!


Drake心中的小人在咆哮,Hobbes不允许他靠的太近,但没说不允许他跟着,他不能眼睁睁两个Hobbes“活人墓一日游”把手下们都吓出心脏病来,有时候长官无暇顾及的事就要靠他这种跑腿的来对付了不是。更何况他在和手下们通了消息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之后还得负责把那些心理承受能力弱的送进医务室,Drake直觉认为,自此之后活人墓守卫整体心理素质提高一大截。


路过医务室的时候医生满脸惊恐的跑出来拦住Drake:“船上发生瘟疫了吗?为什么今天来找我的守——”


幸好Drake反射神经好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医生,不然活人墓就得因原医生失足坠亡而重新找一个新医生,医生抓紧Drake的手臂,眼里放射出撕心裂肺的悲惨和恐惧,无声的传递着信息: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Drake反而淡定了下来,他安慰的拍了拍医生的肩膀,露出一个介于“习惯就好”和“我懂你你没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安慰表情,翘起拇指指了指那两人的背影:“那是长官和他的情人,好像是叫John Resse,我知道你觉得你的眼花了,但那是Hobbes——他可是设计了活人墓啊,还有什么他干不出来的事。”


医生哆嗦着点了点头,踉踉跄跄的回到医务室跌坐在椅子上,颤抖着手翻出两片阿司匹林,扔进嘴里硬生生吞了下去,长出一口气,这才感觉自己的心率稍微缓和了些。


没错,那是Hobbes,设计了这么个变态的海上监狱的Hobbes,活人墓暴君Hobbes,在他身上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都属于正常,但是,上帝啊,看在圣母玛利亚的份儿上,一个Hobbes就够了。


前面两人的其中一个转过身冲他招了招手,Drake最后扔给医生一个安慰的眼神,整整制服一溜小跑的在Hobbes面前站定:“Sir?”


“未来24个小时,如果货物没有发生集体暴动就不要来打扰我,understood?”Hobbes冷冷的对Drake下令,似乎只要Hobbes不面对Resse,他就仍旧还是那个苏破天际的活人墓暴君,Drake努力装出一脸“我是十佳好员工Sir说东我不往西”的严肃表情,啪的一磕后脚跟立正站好:“I understood,Sir.”


Hobbes点了点头,余光中Drake发现Resse好像又露出了牙膏广告似的笑容,虽然他笑的的确很好看,虽然直觉告诉他他打不过Resse,但Drake还是想冲他脸上来一拳。不幸的是,如果他这么做了,Hobbes一定会亲手宰了他剁成块扔下海喂鲨鱼,毫不留情的。


乱扔闪光弹的狗男男。


Drake在心里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Resse等两人回到Hobbes的工作室后立刻扯下领带解开两个扣子,大刺刺的坐在Hobbes对面,双腿随意的交叉搭在桌面上:“我觉得你的手下们有点不正常。”


“他们当然会不正常,”Hobbes皱了皱眉,目光不着痕迹的在Resse解开的领口上停了两秒钟,又低头回到他的蝴蝶标本上“你知道的,我们的长相,声音,身形都太过相似。”


“承认吧Willard,你就是自恋”Resse没有漏过Hobbes哪怕最微小的眼神,灰绿色眸子颜色愈发深邃“我老板给了我三天假期,到时候和我一起走?”


“彼此彼此,John”Hobbes毫不留情的还嘴,遗憾的摇了摇头“活人墓离不开我。”


Resse故意偏头撅了撅嘴,露出一个介于撒娇和抱怨之间的表情:“离开一天而已,活人墓离开你一天不会就此分崩离析的。Willard,我都好久没见过你了。”


Hobbes眼里一瞬间闪过一丝愧疚,他放下手中的镊子,撑起身越过桌子在Resse唇角印下一吻:“你赢了,现在该给我发安慰奖了。”


为了逃避我对你的感情,我建造了活人墓,现在你已回到我身边,我还有什么不能满足你的。


Resse灰绿色的眸子瞬间被点亮了,唇角挑起一起恶质的笑容,修长有力的手指伸向自己身上马甲的扣子:“遵命,典狱长大人。”


Hobbes绕过桌子,俯身给了Resse一个缠绵的法式长吻,低哑的嗓音情欲氤氲而动人心魄:“我们有24个小时……现在,卧室还是这里?”


——————END——————


妈蛋我都写了些啥哟…简直太烂了我自己都想打自己。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