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POI×EP]RF(?)根本不知道什么主题清水段子一发完。

大概就是宅总死了四叔变成了典狱长,活人墓爆炸以后的事情,cp向极度不明显可以说根本就没有。

又及,不是HB,更不是BH,真要算只能说是英雄惜英雄。

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纯粹脑洞轻拍勿脸。


————————————————————————————


Breslin炸了活人墓潇洒坐上直升机离开后回到USA安安静静的过他的日子,因为逃出活人墓的壮举让他本就无人能比的声名又上一层楼,老当益壮的老爷子仍旧活跃在各大监狱内。只是有时候,当夜深人静靠在监狱冰冷的墙上,Breslin偶尔还会想起活人墓,想起1000×200英尺的巨轮,想起玻璃囚房和难吃的要死的伙食,想起Hobbes。


Hobbes曾说过活人墓的设计就是参考了Breslin的著作,像他那样骄傲清高唯我独尊的人不会也没必要说谎。然而Hobbes着实给了他个面子,活人墓中的确有许多东西是Breslin理论的实践,但更多的是Hobbes式的环环相扣,步步为营。


没有昼夜交替,看不到日月轮换,严格的作息时间表就成了唯一准则,渐渐就丧失了时间观念,当生理需求与作息时间表完全契合的时候,潜意识就会下意识选择服从。


钢化玻璃全透明的病房,全方位360度无死角监控,没有隐私,时时刻刻都被窥伺观察,安全感丧失,就会变得易暴易怒,更容易暴露弱点,寻到破绽一举攻破。


不知道怎么来,不知道地点,感受不到任何自然环境,守卫全副武装被剥夺人性,然而这样反而会令人浮想联翩,钢铁墙壁之外究竟是什么,看似完美的防护下破绽在哪里,越是如此越是绝望,越绝望希望就越显得弥足珍贵,潘多拉的魔盒挑起一丝缝隙,希望与绝望日日抵死缠绵,足够把精神正常的人心理扭曲。


Hobbes那混蛋。Breslin低笑着仰起头,后脑抵在冰冷的墙壁上。对人心的揣摩简直巅峰造极。


有时候Breslin也会好奇,那个包裹在定制三件套里的男人究竟经历过什么,没人天生就会拥有那种过分灿烂的假笑和那么阴冷压抑的气场,仿佛他一个人VS整个世界般的绝世独立和疯狂。Hobbes对任何人都一个样,无论是他的手下还是他的犯人甚至是他的客户,Breslin能感觉到他的不耐烦和轻蔑,他看不起他们,认为没人值得他平目而视,有时候Breslin觉得Hobbes就是带着那种高高在上的欠揍的怜悯(对,不可思议的是怜悯。)故意放任他们的小动作,这种堪称目空一切的自大狂妄要么是有极强到扭曲的自信,要么就是如同悬空走钢丝般的疯狂,疯狂到完全不在乎一切,包括生命。


能设计出这种监狱的人,内心必定充斥着滚烫流淌的岩浆,布满毒刺倒立的荆棘。Breslin喜欢聪明人,也喜欢聪明的混蛋,尤其是令人捉摸不透的绝顶聪明的混蛋。


哦他承认了。Breslin捂住左半边脸,低沉的笑声在狭小的禁闭室里分外诡异,他其实挺喜欢Hobbes,那男人完全就是个疯子,聪明的,当然,聪明的疯子。即使Hobbes差点击垮他,也只是让他更尊重那个人,不过这也不妨碍他最后炸了那艘破船,那里的伙食真他妈的难吃死了。


他并不信Hobbes真的死了在那场爆炸中,子弹是靠动量造成物理伤害,即使是可以穿墙的沙漠之鹰也不可能在接触可燃物的瞬间就引起爆炸,要么是上帝眷顾打算收回Hobbes为他设计监狱,要么就是这一切根本就是Hobbes的计划。


Holy shit……Breslin突然忍不住大笑的冲动,他真心期盼是第二种情况,上次他赢得侥幸(如果真是第二种他不仅没赢还输得……有一些微的惨),他感觉这具愈发老迈的躯壳里重新热血奔涌,阅尽世事后古井无波的心脏恢复战意熊熊,好像他又回到年轻的时候,在法庭上秒杀对手,所向披靡。


Willard Hobbes……Breslin无声的念了一遍那个有漂亮绿眼睛的混蛋的名字,嘴角压抑不住的上扬,弧度越来越大。一个好对手。


Breslin收回跑到南太平洋的思绪,重新挺直脊背,it's time for work.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自从活人墓后,所有监狱对他都没了挑战性,更没了对他如同妙龄裸女般的吸引力。


Fxxk that damn The Tomb.

Fxxk that damn Hobbes.



EN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