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POI][RF]清水小段子一发完



温馨向清水小段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发上来博人一笑。


我发誓这次绝对不是捅刀!绝对不是!


夜已深/还有什么人

像你这样/醒着数伤痕

为何临睡前/你想要留一盏灯

你若不肯说/我就不问

只是你现在/不得不承认

爱是一种沉沦。


Reese发现Finch有个习惯,无论什么时侯在什么地方,睡觉时总要留一盏灯。


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对于前特工来说,这种无异于为杀手提供活靶子的行为令他分外不习惯,CIA的训练课程早已扎根在他的骨子里,时刻都要提防四面八方来的危险,而黑暗就是最好的掩护。


彼时Reese和Finch已相恋两年,两人之间的关系因Finch的一再坚持和Reese的刻意忍让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彼此间情人般的亲昵只止于频率逐渐递增的亲吻和闲暇时长久的拥抱,以及外出时下意识的牵手。


Shaw经常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盯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然后用舌尖顶起左颊,目不斜视的看着最近的非生命物体,尽可能快的离开她的同事和老板。二人也曾不止一次的从监听频道中听到那两位都不苗条的NYPD对二人关系的讨论和吐槽,Finch曾对Fussco信誓旦旦的表示他并不清楚为何Reese最近动辄把他往火坑里推,虽然他清楚的知道那是Reese对Fussco称他俩为“闪瞎人眼的深柜狗男男”的报复。


直到那次Finch提供的地图出了差错,肩膀中枪的Reese带着POI一头扎进了纽约一月冰冷的河水中,Finch懊悔的几乎要自杀,他同时召唤了Shaw、Carter、Fussco三位外援,自己则带着Bear沿河岸搜索Reese的踪迹,好在前特工不愧是CIA出身,身体素质过硬,撑着一口气拖着POI爬到岸上才昏过去,被循着气味赶来的Bear和跟着Bear跑遍了大半个纽约的图书馆小队捡回一条命。


时隔数年,Finch终于再一次体会到了自Nathan死后再也没有过的,真正的恐惧。


那次Reese失血过多且失温,Finch来不及送他去医院,便把他带回最近的安全屋。在小心翼翼给昏迷中的前特工止血包扎后,Finch面对着因体温过低浑身打颤的Reese束手无策,情急之下大脑短路的技术宅索性扒光了两人的衣服紧紧抱住前特工,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温暖这个此时显得分外脆弱的高大男人。


大抵是因为过度紧张后突然的放松,Finch居然就这么在Reese逐渐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


自那之后两人的关系就有了突飞猛进的实质性进展,Reese仿佛是得到了什么许可般,每晚都要把Finch牢牢圈在怀里才肯入睡。Finch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抗议抵触到听之任之再到后来的默许习惯。


Finch从没能真正拒绝过Reese什么事,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私人生活里,他所有的坚持都敌不过那双永远氤氲着水汽的灰绿色眸子和萦绕在耳畔温柔缱绻的低沉气音。


Reese就是这么发现了他老板的绝对隐私,他曾问过Finch为什么会有那么个奇怪的习惯,小个子老板沉默了片刻,耳尖泛起不知是恼怒还是尴尬的红色:“我不喜欢黑暗,Mr.Reese.”


“怕黑么,Harold?”Reese将一杯温度正好的煎绿茶放在Finch右手边的桌面上,故意从背后凑近,舌尖看似不经意的掠过老板红透了的耳尖,满意的看着老板身子一颤,险些打翻了员工带来的爱心早茶。


Finch僵硬的狠狠瞪了他那不要脸的员工一眼,决定再也不和他多说一句有关这个话题的任何信息。


收到一记毫无威慑力的兔子杀人眼的大型猫科动物满意的退开安全距离,以一种相当炫耀他长腿的姿势窝在沙发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着一本不知哪个作家的初版书,阳光透过布满灰尘的窗棂打在他长的过分的睫毛上,颤巍巍的碎成一片金粉,仿佛金色凤尾蝶华美的尾翼,易碎且不真实。


感谢造化弄人,在夺走一切后还能想起退还一分,让两个伤痕累累不再年轻的人重新学会相拥取暖,学会在掌心逐渐变冷的时候,握住身边人的手。


何其有幸,还能有你。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