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POI][RF]Hello(Reese视角)



继上一篇Finch视角后的Reese视角。[所以你还真把这玩意儿写出来了。]


依旧是清水路线,可能ooc做好心理准备。


配合Adele的《Hello》食用更佳哟。


————————————————————————————


Reese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他在一个熟悉的地方,淡淡的煎绿茶香气弥漫在空气中,那个小个子男人正背对着他坐在一圈显示器的环绕中敲打键盘。


Harold?Reese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他好像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小个子老板没有动静,仍旧敲打着键盘,复杂的代码一行行出现在显示器上,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Harold,发生什么了。Reese心里的不安愈发强烈,他向前跨了一步,伸手去触碰他的老板。


他的手从Finch身体里穿了过去。


纷繁复杂的记忆碎片铺天盖地的冲进大脑,机器,德西玛,上帝博弈,终极之战,冲天火光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将死之人手中枪口喷出的火舌——


Reese记起来了,他已经死了,死在战争胜利后一发冷枪下,他以为那是对着Finch来的,殊不知从一开始,那颗子弹的目标就是他的心脏。


一枪毙命,他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留下。


Reese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像传说的那样看到拿着镰刀的死神或天堂地狱,他似乎被困在了Finch方圆两米的距离,以鬼魂的形态,Finch听不到他,看不到他,也感觉不到他。


前特工John Reese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谢上帝,感谢他让他在生命结束后还能看到他这后半生的心之所在。


他看着Finch参加他的葬礼,像他生前所一样的的那样平平淡淡,在一处僻静优美的小公园。


他看着Finch一如既往的处理号码,每次打开通讯都脱口而出Mr.Reese,沉默片刻后轻轻的改成Ms.Shaw.


他看着Finch牵着Bear,在雨天一场一场去看他们曾经一同看过的所有电影。


他看着Finch甚至拿起了他曾经贴身携带的那把点四五,小个子老板的手颤抖的紧紧攥住枪柄,白皙的手指和黑色的枪管突兀的仿佛两个世界。


他看着Finch每晚躺在他唐人街公寓的大床上,灵魂出窍般盯着天花板直到抵不住睡意,然后夜半惊醒时带着哭腔的声音颤抖着喊出他的名字。


他只能看着,然后明知道Finch不会有任何感觉,用手臂将Finch整个塞进怀里,抱一抱,再抱一抱。


“Mr.Reese,很抱歉我迟到了。”

「It's alright,Harold.你永远不会迟到。」


“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适应这个转变。”

「我知道,这对你太难,我不会怪你。」


“机器已经重新上线了,一切都更正常,撒玛利亚人再也不会出现扰乱地球的运转。”

「这很好,我们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


“Mr.Reese,当机器在帮我寻找执行人目标的时候,我观察了你很久,你有足够的能力,身手矫健人格高尚,我想说的是——我从不需要其他什么人来当我的员工,一开始机器锁定的目标就是你。”

「我活着的时候你可从来没这么夸过我,也许你应该早点说也说不定。」


“我本不想和你有太多私人牵扯,也许合作伙伴甚至朋友就已足够。”

“可你偏偏一次次突破我的界限,跟踪我调查我,你就像个孩子似的对此乐此不疲。”

「我开始真心感谢上帝让我现在能听到你在说什么。」


“可是当我习惯甚至接受了的时候,你却不愿再陪在我身边。”

「不是不愿,Harold,只是不能,那时候不能,我终究还是回来了不是么。」


“你常用的那把枪我还带在身上,那么重的东西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带着它满纽约追逐号码。”

「我不喜欢你拿枪,你的手敲敲键盘牵牵Bear的链子就够了。」


“我还记得那一次我们一起去看《耶稣受难记》,你问我像你这样的杀手会不会下地狱。我那时说即便是地狱也不会收容满手血污黑暗化身,我不是真心的。”

「我早已习惯了你傲娇的口是心非。」


“天堂不会收容你是因为它不够好,而你值得这世上所有可以称之为美好的东西。”

「比如说你。」


“也许我们都是注定的天煞孤星,上天给予了我们一切却又一丝不落的拿走。”

「能在看着你,我已别无他求。」


“是我害了你,你却说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那的确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你不必自责。」


“你总说我博爱仁慈,你却没有发现你才是真正仁慈的那个圣人,很多时候你都选择了宽容原谅,甚至压根没有想过去怨怪。”

「你错了Harold,我没有你想的这么好。」


“所以,我请求你宽容我所犯下的所有过错,宽容一个能设计出世界上最精密系统的大脑理解不了纷繁复杂的感情。”

「我从未怨怪,能有你已是我的幸运。」


“我给你带了这个,天堂鸟,不是很适合你,但是却和你很像,一样的璀璨美好。”

「的确不适合我,Harold,我对你可是忠贞无二,无论

生前还是现在。」


“Mr.Reese,我们一直都欠对方一句话。”

「我知道。我们硬生生将开始变成了结束。」


“Hello.”

「Hello.」


—————————————————————————————


天堂鸟的花语是像孔雀招蜂引蝶一样的男人。(@Neal Carffrey.)但是花挺好看就是了。


食用愉快嗯。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