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POI][RF][隐肖根]Someone like you



写完Hello以后突然发现Adele很多歌都特别适合RF,整个一到四季就是从《Skyfall》唱到《Someone like you》最终唱到《Hello》。


于是本着生命不止挖坑不息的人生理念苟延残喘,就有了这篇不知所云到了结尾还奇特的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的东西。


全程高能慎入!慎入!慎入!


配合Adele《Someone like you》食用更佳。


—————————————————————————————


Finch端端正正的坐在地铁小分队的基地里,呈扇形环绕着他的数个显示器都亮着,播放着明显是监控器拍摄下的镜头,分辨率极差的画面上能看到一个教堂似的平台,粉红和鹅黄的玫瑰围绕着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灰发男人,还有他身旁白色婚纱、浑身洋溢在幸福中的红发女人。


今天是John Riley和Dr. Iris Campbell 的婚礼。


Finch看着手边那张朴素却不失庄重的米白色请柬,烫金的花体英文端端正正印着新人的名字和邀请,过分耀眼的颜色刺痛了他的眼。


Reese没有和他说一句有关婚礼的事,甚至连请柬都是婚礼前一天用邮局寄到Finch任教的大学,事实上从一个月之前Finch就没有再见到过Reese,少有的几次通话也只匆匆几句就挂断,Finch能感觉到Reese在试图掩藏什么,这可一点都不像那个一针见血前特工,因此他不做探究,等着Reese肯开口对他说的那一天。


只是他没想到等到的是一张婚礼请柬。


于是他就只能钻进这个与世隔绝的废弃地铁站,小心翼翼的让信号在全世界来回往返了三遍黑进婚礼附近所有的摄像头,像个偷窥狂一样可悲的看着Reese和另一个人走上神坛。


毕竟John Riley和Harold Whistler只是陌生人。


“我以为你会阻止他。”突然在背后响起的女声让Finch身体一僵。


“For what?”Finch紧紧盯着屏幕上的男人,颈椎和后背针刺的般的疼痛提醒着他继续呼吸“那是他值得的。”


Finch知道Reese在Dr.Campbell身上看到了什么,一幢门前带着草坪的房子,稳定的工作,温柔美丽的妻子,也许将来还会有一两个活蹦乱跳的孩子,没有永不停歇的号码,没有枪林弹雨,没有阴谋阳谋,没有上帝博弈,那是他们都梦寐以求的,平凡的生活。


他永远也给不了的生活。


“What about you,Harold.”Root的声音很轻,褪去了所有戏谑和伪装,疲惫的仿佛从灵魂深处溢出的叹息“Samaritan想要毁了她,它会先毁了你。”


“我猜我没有选择,Ms.Groves.”Finch沉默片刻,双眼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模糊的画面,平板干涩如机器的语调没有起伏,好像说的是无关紧要的其他人。


新郎站在红毯尽头看着新娘缓缓走来,一贯没什么表情的男人脸上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温暖尤胜过秋日的阳光。


“Nevermind,we will find someone like Mr.Reese.”Finch似乎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他惊讶的发现这句话说起来无比容易,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艰难晦涩,按照言情小说里的描述他现在应该是痛不欲生寻死觅活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或者至少也是心碎成一片一片的,这些都没有。


唯一的感觉只是胸口有什么曾经被悉心填补好的东西又空了一块,却已经没有血再用来血流如注,也许是因为习惯了疼痛,余下的就只剩下一片萧索的麻木。


Finch转过上半身看着身后的女人,岁月还未在她脸上留下明显的痕迹,但那双眼睛却无比苍老。他迟疑了一瞬,不确定该不该说出接下来的话:“Are you still looking for Ms.Shaw?”


“Obviously.”Root没有戳穿Finch自己都不相信的承诺,那种“世界多美好”的美国式疯狂笑容又出现在了她脸上,仿佛刚才的脆弱只是幻觉,她仍旧是那个强大冷酷的人机交互界面“I will find her,I need to find her.”


“更何况,Harold,你和你那位柔情铁汉的矛盾还没有解决,也许以后就没有机会解决了。”


Finch沉默着将目光又转回屏幕,吞下即将出口的辩驳,他们身边所有人都自顾自的将他们理解为一对,然而只有当事人知道,他们之间从没有超过肢体以外的接触,Finch一直强调他的私人界限,Reese也从未真正跨越过那条无形的天壑。他们之间最接近的一次就是Reese重伤后那个半撑半抱的动作,做过最浪漫的事也就是那次Finch一时飞到罗马,他们从未真正承认过什么,也从未真正确定过什么,从来都是一个靠近一个后退,一个离开一个追逐。


也许Reese厌倦的不只是号码,还有这种不明不白的拉锯战,因此他选择了Iris,选择了就此结束。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奇特的辞职,虽然他们很久以前就不再是雇佣关系。


新娘的父亲将新娘交给新郎,神父念起了宣誓词,男人低沉温柔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仿佛香甜微苦的剧毒,一圈一圈缚紧了整个灵魂。


上帝为证,我会永远爱她,敬她,无论健康与疾病,富裕与贫穷。


“她”,不是“他”。


“我得到了一条线索,指向新泽西。”Root出声打断了地铁站里诡异的寂静“我两小时后动身。”


“Good luck,Ms.Groves.”仿佛终于醒过来似的,小个子男人站起身,Root已经快走出了地铁站,能看到的只有一个过分单薄背影。


“Ms.Groves.”


新郎和新娘交换了誓言,银白色的戒指在交扣的十指上熠熠生辉。


“You need to,or you have to?”


略带颤抖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地铁站,隐隐约约带着一丝决绝的哭腔。


“Goodbye Harold.”


屏幕上新郎和新娘相拥接吻,阳光斜斜的打在灰发和红发上,所有的来宾起立鼓掌,幸福美好的仿佛隔了整整一个世界。


Finch终于支撑不住双腿一软栽回坐椅上,后背万千毒虫噬咬般的疼痛愈演愈烈,他茫然的抬首四顾,近在咫尺的手提箱上指示灯幽幽的闪烁,空气似乎突然稀薄了许多,连呼吸都那么困难。


Harold Finch生平第一次彻彻底底的失去了一切,Nathan、Grace、Reese、The Medicine……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离他远去,环绕他的世界不再寒冷彻骨,而是连寒冷都感受不到的一片空白。


平生故人,皆去我万里。


再不复初焉。


——————我是为了不被打死的伪·HE结局——————


Dr.Iris Campbell是个很聪明也很会装傻的女人,就比如她知道那个男人心里不是她却仍旧和他结了婚。


她能感觉到Riley心里藏着很多事,也能感觉到他对她也并非毫无感觉,恋爱、求婚、婚礼,他演的很好,眼角眉梢深情温柔恰到好处,几乎能以假乱真,她差一点就信了。


也许是女人特有的直觉,也许只是疑神疑鬼的错觉,她总觉得Riley的深情款款不是因为她,仿佛他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另一个真正走进他心里的人。


不过没关系,他终究是娶了她,而他又是一个将责任看的那么重要的人,她总有办法一点一点把他的心勾回来,她有整个后半生来完成这件事。


新婚之夜她独自躺在他们的婚床上,两小时前耳鬓厮磨的温存还在,床另一侧那个男人的温度还没散去,她悄悄挑起一个温柔却苦涩的弧度,没关系,她总会有办法的。


她不会去追问,不会去探究,她等着Riley对她打开心扉的那一天,哪怕为此穷尽一生也心甘情愿。


毕竟他是个那么温柔那么好的男人,好的不会撒谎也不会掩饰,比那些自作聪明的蠢货可爱多了。



Reese悄悄起身,轻手轻脚的动作不想吵醒那个沉睡着的女人,他穿上一身宽松的运动服,小心翼翼的合上门。


妻子。只要想起这个词他就忍不住苦笑,一个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值得拥有如此平凡美好的东西,Iris的确代表了他至今所梦寐以求的一切,但他有自知之明,更何况在她之前已经有另一个人敲开了他的心。


那个有蓝的几乎溢出来的圆眼睛的小个子男人,那个无论春夏秋冬都裹着严谨三件套的“私人界限”老板,那个会在他问“You there”之后回答“Always”的partner.


Harold,Harold,Harold.


每默念这个名字一次,他身上的寒意就褪去一分,仿佛六个字母的组合是一盏灯,足够照亮并温暖他不再年轻的身体和心。


他不想娶Iris,因为他不想负担也不愿负担多一重的责任,但他不得不娶她,因为这是一桩足够好的交易,他愿意背上所有枷锁以换得那个小个子男人的生命安全。


Reese到了一个废弃工厂的天台上,他摸出一个回形针捅开了锁死的电箱,电箱里的手机几乎在同一时间亮起了屏幕,Reese拿出手机,死死盯着屏幕:“我已经完成了你的要求,履行你的承诺。”


一片空白的屏幕中央突然出现一个接一个的单词,还有那条熟悉的下划线和三角光标。


——Already did.


Reese几不可闻的舒了一口气,他将手机狠狠扔回电箱,手机在箱门上弹了一下,屏幕出现了一道裂痕:“你毁不了Medicine,更毁不了他。”


三角光标似乎停顿了一下,继而毫不迟疑的浮现文字。


——I never want to.


Reese挑了挑眉,嘲讽之意溢于言表:“你都学会开玩笑了,进化的不错。”


——I'm not.


“你用Finch来威胁我娶Iris,为的却不是能有机会摧毁他?Samaritan,Greer没给你定期扫描病毒么?”


——This is not about Harold Finch and The Medicine.


“那你这是为了什么,给对手当红娘体验人生?”


——It is about you.


“关我什么事?”


——I need you.


Reese愣了一瞬,旋即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翻了个白眼狠狠摔上电箱的门转身离开:“离我们远点,顺便记得提醒Greer给你扫描病毒。”


一片漆黑的电箱里手机屏幕仍旧亮着,光标停顿了很久,然后快速的闪了闪打出三个单词。


YOU

ARE

MINE.




END


评论(6)

热度(16)

  1. su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