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POI][RF]Snowing day.



短甜小段子一发完。


今儿下大雪,虽然因为下雪迟到而且头发都冻住了现在还在头疼,但还是超开心。


于是决定不捅刀了。


下雪天被窝和热茶更配哟。


—————————————————————————————


Finch特别不喜欢下雪天。


如果说阴雨天还能到电影院安安静静的享受一场老电影,下雪的时候他就真真正正被困在图书馆里,阴冷潮湿的气息无孔不入的折磨着他的伤腿和颈椎,疼痛往往会骤然尖锐上几个等级,仿佛生生将他撕碎。


图书馆的供暖一直都不尽如意,冷风不断从那扇一直未修好的窗棂钻进来,鼠标旁的煎绿茶失了温度,就连一向闹腾的Bear都缩成一团,呜咽着趴在窝上一动不动。


Finch有些烦躁的删除一行错误代码,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颈椎和右腿的伤痛的确对他有所影响,这比无孔不入的冷气更让他心浮气躁,活动活动僵硬的颈椎,一只温暖的手适时出现在他的后颈上,不徐不疾的按揉,恰到好处。


小个子老板整个人停顿了一下,出奇的没有拒绝员工的好意,紧绷的肌肉缓缓放松,磨人的疼痛似乎也有了些许缓和:“Thanks,Mr.Reese.”


那双习惯于扣下扳机或拧断脖子的手做起这样事令人意外的温柔舒适,Finch知道Reese是体温偏高的那类人,才能在纽约的冷风中毫不在意的敞着两颗扣子,他手掌的温度透过紧贴着的皮肤传入大脑,空气似乎也因此变得不那么寒冷滞涩。


“Anytime,Boss.”大个子员工低沉的嗓音在空气的共振中莫名的动人心弦。


后颈处传来的温暖骤然离开,冷气激起一片鸡皮疙瘩,Finch压下心底莫名的涌上几分不舍,转过身去看他十项全能的员工。


Reese正弯腰把链子挂在Bear的项圈上,Bear仿佛一瞬间被注入了活力,摇着尾巴来回小跑。


“出去走走?”Reese把链子递给Finch,不等Finch拒绝又补上一句,“总待在这里Bear会闷坏的。”


Bear十分配合的叫了两声,Finch看了一眼刚刚还一副半死不活样儿的马里怒阿犬,抬头便对上了他的员工那双灰绿色的眸子,将即将出口的拒绝吞回肚里,认命的开始穿外套。


小叛徒。Finch接过链子对Bear无声的比了个口型,不用看他也知道前特工脸上露出了那种隐晦而欠揍的笑意。


马里怒阿犬颇为无辜的呜咽了一声,小碎步跟在Finch身后,Reese则走在后面体贴的承担了锁门的义务。


公园里少见的空旷,似乎人人都躲在家抱着暖气过活,白雪覆盖的草坪上只有一两条不怕冷的长毛狗和他们冻成狗的主人,Finch松开Bear的链子,无语的看着马里怒阿犬一瞬间冲进雪地里和别的狗滚成一团,扬起漫天飞溅的雪花。


果然谁家的和谁一个德行。


一旦停下运动,即使围巾帽子手套大衣全副武装,Finch仍旧狠狠打了个冷颤,哈出一股冷气,Finch迈步顺着公园里的路往前走,Reese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速度把握的十分完美,不会太慢也不会让Finch赶不上。


Finch突然感觉右手被牵动了一下,他有些诧异的看向Reese,前特工狡黠的眨了眨眼,面不改色的拉住Finch的手和他自己的手一并塞进了他的大衣口袋。


小个子老板一瞬间整个人变得通红,用力抽了抽手却被员工抓的更紧,即使隔着两层皮手套,Finch却觉得仍然能感受到Reese掌心的温度,相对较小一些的手被包裹在修长温暖的大手里,契合的仿佛天生如此。


Reese压抑着越挑越高的嘴角,好笑的看着他的老板死死的扣着那顶棕色小礼帽,下半张脸努力缩进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眼睛:“你这样会错过很多雪景的,Harold.”


“我冷,Mr.Reese.”小个子老板闷闷的说,露在外面的耳尖通红,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Reese觉得他开始喜欢下雪天了。



END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