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POI][RF]五次Mr.Reese调戏到了他的老板,一次他没有



傻白甜ooc一发完,大量借鉴原剧剧情及台词,小学生文笔渣渣求轻拍。


—————————————————————————————


五次Mr.Reese调戏到了他的老板


01.煎绿茶


那时候Reese才刚刚从流浪汉转型成西装男不久,挖空心思的打探老板的一切,CIA的训练课程派上了大用场,调戏老板成了Reese闲暇最大的爱好。


于是,某个再平常不过的有号码的日子——


“Thank you,Mr.Reese,但是我不喝咖啡。”


“煎绿茶,老板。”


“…看来你的职业素养没有退步,Mr.Reese.”


“Relax,Finch.我还没猜到你最喜欢的颜色。”


找不到理由拒绝的小个子老板最终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生硬的岔开话题开始讲解他们的号码,试图无视脖颈后面那两道火辣辣的视线带来的强烈违和感。


Reese无辜的啜了口咖啡袁示他什么也没做。



02.盯梢。


“Mr.Reese,我会在晚上加入你的盯梢。”


听到这句话的西装男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是个调戏老板的好机会,故意露出一丝戏谑的气音婉转,仿佛情人间的呢喃。


“你以前盯梢过么,Finch?”


“没有,有什么注意事项么?”


“食物、水、望远镜、桶装薯片。”


“桶装薯片?”


猎物上钩的前特工对着空气笑的开心:“盯梢的时候可没有卫生间让你上,Finch.”


在听到耳机那端明显的被呛着的声音后,Reese心中名叫恶趣味的小人为自己成功调戏到老板记了大大的一分。



03.宝宝。


“这片在这边,这片在那边,搞定,简单又整洁。”


“看来你的MIT没白念,Finch.”


两个终日被阴谋和暴力环绕的男人此刻围在一个婴儿床旁边,金发碧眼的小天使扒拉着毛绒玩具,纯真的笑靥同时温暖了两颗冰封的心。


“你说我们会有这样的一天么,Finch?”


John·不调戏老板不舒服斯基·Reese很煞风景的突然冒出一句。


果不其然,原本温情脉脉的气氛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小个子老板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故意选择性短路的员工。


“当然不会,Mr.Reese.”


“别这样Finch,据说政府对领养孩子的couples优惠挺多的呢。”


“…吃药,Mr.Reese.”



04.甜甜圈。


“Thank you,Mr.Reese,但我已经吃过早餐了。”被五六个显示器环绕的小个子老板百忙之中抽空瞟了一眼准时上班的员工,然后头也不抬的又扎进代码的海洋。


“谁说这是给你的?”献殷勤不成的员工面不改色的反将一军,打开过于少女的粉色盒子瞬间从膝盖侠化身推销员,拿出甜点喂给一旁嗷嗷待哺的马里努阿犬,还不忘自己也咬一口。


“狗狗丹麦酥,保证宠物好胃口。”


小个子老板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选择用一本正经的吐槽遮掩被员工调戏的尴尬。


“Bear的胃口够好了,他需要减肥而不是过多摄入高热量食物。”


“你这样说Bear会伤心的。”毫不在意自己和宠物抢食物的前特工分外无辜的眨眨眼,真诚的表情几乎栩栩如生,马里怒阿犬配合的用黑黝黝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它的矮个子爸爸。


“汪呜。”


似乎高个子爸爸对能调戏到矮个子爸爸很高兴,但下次最好还是用改用甜甜圈,虽然狗狗丹麦酥也很好吃。




05.公主抱


“Finch,按你这个速度我们就要给俄罗斯黑帮当靶子了。”


“Mr.Reese——你能不能稍微考虑下一个残疾人的感受?!如果不是你没处理干净号码我根本就不会到这儿来!更不会被一打持枪黑帮追杀整整一个街区!”


“哦得了吧Finch,是你不允许我帮助号码挑起亚美尼亚人和俄罗斯人的斗争的,我怎么知道这次的号码既是受害者也是行凶者?”


Reese几乎是扯着Finch在布鲁克林的小巷子里奔跑穿梭,他们身后追着一打被惹毛了的俄罗斯黑帮,小个子老板体力愈发不支,撑着膝盖靠墙喘的气喘吁吁,前特工回头看了一眼隐约可见的追杀者,突然一个弯腰捞起老板的双腿,手臂一紧一撑将老板整个儿打横抱起,然后比方才只快不慢的冲了出去。


“Mr.Reeeeeeeeeeeeese——放我下来!”小个子老板脸红的几乎滴出血来,随着员工奔跑颠簸的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扭动着身体想要拜摆脱这个暧昧的姿势。


“如果你觉得你能跑的过十二个俄罗斯黑帮的话,老板。”作势松了松手臂吓得老板勾住自己脖子的员工在快速移动中仍旧游刃有余,带着一种欠揍的愉悦低头贴着老板的耳朵微微喘息。


尴尬的无地自容的老板只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任由自家员工横抱着奔跑,内心无声的喊着——


Mr.Reese你这六个月,不,一年的武器经费都没!有!了!





一次他没有。


“Morning,Finch.”Reese一如既往的拿着一盒甜甜圈和一杯煎绿茶走进图书馆,坐在显示器包围中的老板没理他,Reese见怪不怪的自顾自说了下去。“我们又有新号码了?”


Bear呜咽着蜷缩在它的窝里,Finch似乎听不到Reese说的话,而Reese对此却毫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不停的说,仿佛在唱一出诡异的独角戏。


“上次和那个黑帮执行人的号码打了一架,现在的人都越来越难相信陌生人,哪怕是来救他们的命的。”


“Bear靠吃狗狗丹麦酥瘦了一磅,我就说你那些糙米口味的狗粮根本不和逻辑而且毫无用处。”


“Root和Shaw合作的越来越应心得手,说不定再过两年我就可以退休了,我们也许能一起买个郊区小房子之类的,带着Bear住进去似乎也不错,反正你有的是钱。”


前特工眨了眨灰绿色的眼睛,水汽氤氲的眸子委屈的仿佛受了冤枉的小男孩:“Harold,你干嘛不理我。”


——Harold Finch死于三个月前上帝博弈胜利后的一发冷枪,这次Reese没能来的及用身体帮他挡下。


半个月后Reese就看到了Finch重新出现在他的生活中,没人敢提醒他那只是他的幻觉,幸存者们都还记得Finch刚刚去世后Reese对德西玛残党和所有涉及人员的疯狂复仇,没人想要一个杀人机器一样的前CIA特工,没人想让那个死了一半的暗黑天使再次出现,亲手结束他自己另一半的生命。


Reese知道他的Finch只是他的幻觉,但现在他唯一想要且能够得到的,也就只剩下这一个永远不会对他开口,却永远也不会再弃他而去的影子。


你仍然陪在我身边,这便足够了。


You there,Finch?

Always,Mr.Reese.


不论以哪种形式。




END


评论(2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