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POI][RF]Skyfall.



深夜甜饼。


其实这是个因为拖延症真正迟到的圣诞贺文来着,但因为重刷一遍天塌就莫名其妙的特别想写这个,很明显我又写的有点崩。


以前也说过,总感觉RF就是从《Skyfall》到《Someone like you》最后到《Hello》,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结局,唯一留下的是给旁观者的臆想和闲谈。


终于写完一个系列(?)好开心。


————————————————————————————


Reese对圣诞节的概念还停留在很小的时候,画片上穿着红衣服的大胡子胖老头和母亲的苹果派,极少数几次还有邮差带来的父亲的信。自从进了军队尤其是CIA之后,他的圣诞节不是在异国他乡执行任务,就是在CIA提供的小房子冰冷的沙发上坐到天亮,即使他现在化身成为纽约都市传奇,也总有永不停息的号码等着他解决。


Finch没什么圣诞情结,毕竟在一个技术宅看来,凡人眼里和蔼可亲的圣诞老人是个满脸油脂的红衣服胖老头,耶稣复活的神迹只存在于圣经中的寓言故事,他总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比如机器,比如号码。


Reese和Finch裹着一身寒意,大衣和夜色遮挡了大部分爆炸气浪留下的痕迹,又是艰难的一天。枪林弹雨和阴谋嫁祸——人类永不停歇的主旋律,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是平安夜,和其他任何艰难一日没有任何区别。


诡异的沉默一直保持到他们回到图书馆,Finch拉开了铁门正要打开电闸开关,Reese突然拦下他的动作。


“有什么不对劲。”手枪“喀啦”上膛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分外清晰,Reese下意识的做出保护姿态把Finch挡在身后,同时缓缓扣下开关,带着引爆炸弹似的凝重。


“嘭”的一声轻响,灯亮了。


“What the……”


“Oh my……”


两人几乎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场景,恍惚有种走错了时空的穿越感。


挂满了金色丝带、纸质雪花、塑料圣诞球和泡沫小礼物的高大圣诞树挤在墙角,树顶金色闪闪发光的星星几乎要戳破天花板,地板上铺满了袋装膨化食品,墙壁上一串一串的小彩灯交错纵横,即使连书柜的玻璃门也不放过,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香气,甚至还有一个和Finch差不多高的兔子玩偶死死堵住同往书柜区的路,欢快的《Jingle Bell》在灯光亮起的同一瞬间从每一个音箱里传出,平时用来贴号码信息的玻璃贴着一整幅圣诞老人海报,甚至连每一个显示器都套上了圣诞帽似的罩子,整个图书馆看起来就像是另一个世界折射的投影,美好的有点不真实。


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的震惊,Finch扫了眼来电显示的“Unknown”,按下了通话键并打开了扬声器,原本没这个必要,Reese的无线耳机在这次任务中难得完好无损,但Finch还是下意识的不愿让Reese从耳机里得到对话内容。


“Merry Christmas,Harry.喜欢我送你们的小礼物吗?”Root的声音从电话那头欢快的响起,带着恶作剧成功的洋洋得意“虽然我很不乐意,Johnny boy,但我还是贴心的为你准备了一个独特的小礼物,你不会想错过它的。”


“Ms.Groves我不得不提醒你这种行为实在不得体。”“什么礼物?”两人异口同声的话让双方都微微尴尬了一下,电话那头的女人似乎笑的更开心了。


“看看你头顶,Reese.”女特工独特的声线从电话那头传来,Finch有些头疼的皱紧了眉,很好,连Shaw也参与进了这个活动。


Reese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然后瞬间理解了两位女士所谓的“独特的礼物”。


满满一天花板的槲寄生,一点缝隙都不留的覆盖了他们头顶上每一寸空间。


“放手去干吧大个子。”伴随着肆无忌惮的笑声,通话结束了。


Reese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自家老板微微发红耳尖,煞有介事的清了清嗓子:“所以……不能浪费?”


*


“Mr.Reese你一定在开玩笑。”


“我没有,Harold,他真的是那么干的。”


Finch坐在电脑桌后,Reese在沙发上勉强清理出一片能坐人的空地,一脸严肃的和自家老板对视。


“所以,一个抢遍世界所有大银行的劫匪最后死于枪膛卡壳而他蠢到把枪口对着自己的眼睛检查?”


“而且他还又开了一枪,这次没卡壳。”


Finch发出噗嗤一声,双肩微微颤抖,然后终于忍无可忍的笑出声来:“你一定在逗我,Mr.Reese.”


“我本来就是在逗你笑。”Reese微笑着抿了口杯子里琥珀色的酒液,歪着头看着Finch一本正经的摆出一副扑克脸,却只让Finch笑的更厉害。


“你真有喜剧天赋,Mr.Reese,当初你可以直接去当喜剧演员的。”Finch敛了笑意,靠在椅背上小口啜着煎绿茶,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那我就遇不到你了。”Reese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似乎丝毫没有发觉他所说的有多暧昧。


气氛一下尴尬下来,Finch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员工并不带疑问语气的陈述句,沉默半晌,犹犹豫豫的开口:“我想我应该对你表示一定的感谢,Mr.Reese,毕竟你曾成功帮助过许多号码,救过许多无辜的人的性命,所以——”


“Thank you,Harold.”Reese突然打断了Finch的话,灰绿色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小个子老板,温柔的仿佛清远温凉的加勒比海“谢谢你给我这份工作,谢谢你——在我一次又一次坠落的时候接住我。”


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Reese紧紧盯着Finch,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些他可以用来判断的蛛丝马迹。


“我从没有想过松手。”过了不知道多久,Finch终于从嗓子眼挤出一句回答,满脸通红的的直视着那双眼睛,声音很轻却郑重其事。


窗外的声音似乎一下子变大了,对街小商铺放的音乐顺着夜风吹进图书馆,低沉独特的女声配合着钢琴仿佛敲打进灵魂深处。


“This is the end,


Hold your breath and count to ten.


Feel the Earth move and then


Hear my heart burst again. ”


“我们在槲寄生下。”


“所以…”


“也许…”


“我觉得…”


“应该…”


“嗯…”


“For this is the end


I've drowned and dreamt this moment


So overdue I owed them


Swept away I'm stole.”


起先是一点点唇的接触,轻柔的仿佛蝴蝶落在唇上,只是一个人的嘴唇覆在另一个人的唇上,Reese环住Finch的腰,低下头迁就那个适合接吻的距离,然后这个纯洁的吻慢慢变了质,说不清是谁先移动了嘴唇,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特工强硬的顶开老板的牙关,与之相反的却是极尽温柔的掠夺,只想把对方整个吃拆入腹,每一寸骨血都与自己的相融,彻彻底底的打上自己烙印的同时也被对方染上他的气息,即使粉身碎骨也无法将他们分离。


“Let the skyfall


When it crumbles


We will stand tall


And face it all together


At Skyfall


At Skyfall ”


就像两面只剩下一半的镜子终于拼成了圆形,不是百分之百契合,却正因此更再也无法与对方分离。


圣诞的钟声响起,像是1812序曲最后欢庆盛典的礼炮和祝福。


“Merry Christmas,John.”


“Merry Christmas,Harold.”



END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