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00Q]Two Steps From Hell.哨兵向导AU.

我终于写出来了。点这个梗的GN自己过来认领下,我还没学会怎么艾特人。

题目取自我最近特别喜欢的一个乐队和内容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对哨兵向导的所有理解都基于神作《维多利亚时期哨兵向导观察报告》和我自己的脑补,已经ooc到了一定境界诸位就当AU的AU看吧。[捂脸]

第一次写哨兵向导AU,求轻拍,欢迎捉虫。

—————————————————————————————

任何哨兵和向导都知道,21世纪对于哨兵向导来说不是一个好时代。

虽然已经不再像十九世纪那样用手环和项圈区别普通人与哨兵向导,人们对于公众关系也开放了许多,女性哨兵和向导仍是社会重点保护对象,但却不再被列成名单藏进绝对安全的无自由地带,向导之家仅仅剩下了登记统计职能,21世纪却仍旧不是属于哨兵和向导们的黄金时代,尤其是对于MI6这种情报机构而言。

军队里仍旧离不开英勇无畏的强大哨兵,但间谍和特工却不再适合他们,在有些方面甚至护卫和普通人都能比哨兵做的更好,哨兵和向导之间需要稳定的接触,但你不能指望奔波在全世界的哨兵特工带着他们的向导一起旅行,在多数时候,向导反而会成为哨兵累赘——如果以完成任务为前提的话。

如同无畏号一样,00特工,那些为大英帝国鞠躬尽瘁英勇无畏的哨兵们,似乎已经不再适合这个璀璨的新世纪,到了谢幕下台的时候。

*

Bond紧紧握着手中的枪。

冰冷的黑色金属刺激着他的神经,扎实的特工训练勉强维持着哨兵与狂化间最后一道屏障。

血液冲击着鼓膜,听觉和视觉压过了其他所有感觉,红色逐渐附着上了哨兵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只要对面那个蠢货顶着他的军需官的太阳穴的枪口再贴近一毫米,只要他扣着扳机的手指再往下压一点点——

Bond发誓,他会用哨兵最原始的方式把他彻底撕成碎片。

“再向前走一步,我就崩了你的小猫咪的脑袋。”

对方——红头发的美国哨兵外加他的红头发美国向导,顺口提一句正是那个向导干扰了军需官为他的特工构建精神屏障——还在不知死活的炫耀着,仿佛能用MI6最年轻的Qmaster威胁大英帝国最出色也最烧钱的00特工是一件多么值得被无限放大的事,而对来自金发哨兵和整个MI6的怒火不屑一顾。

暴怒在Bond胸腔中熊熊燃烧,向导被劫持带来的强烈占有欲和保护欲逐渐蚕食着他为数不多的理智,他现在只想撕碎或把满满一匣子弹打进什么人的身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是这个愚蠢自大的美国哨兵。

皇家哨兵战斗手册第一篇第一章第一节第一条,永远别用向导去威胁他的哨兵。

*

作为007,James Bond理所当然的从未有过与向导真正结合的经历。

他的职业不允许,他的性格也不允许,更何况他从未找到真正能和他契合的向导。

他不是没遇到过足够强大也足够辣的向导,他只是找不到能够完全契合的那一个,Bond会和他们调情然后来一发,在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多数是任务目标或所需信息)后绅士的退场,挥一挥衣袖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Vesper曾是最好的选择,她高傲,美丽,神秘而强大,她曾经一度让Bond生出真正结合的念头,如果她没有选择在Bond面前把她自己溺死,可能他们现在已经有一幢小房子,一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Bond可能会过上相对正常人的生活,M夫人也不会在他长时间假死后卖掉Bond的房子。

Bond尊敬M夫人,她很可能这是他一生中最尊敬的人,而且绝不仅是因为她选择了他作为次席哨兵。这位坚韧卓绝的女哨兵在与她的向导分离后仍然鞠躬尽瘁的为大英帝国奋斗,多数时候她像一个冷酷无情的决策机器,指挥着这个日薄西山的帝国最后的防线为女王而战,但Bond有幸见到过她人性化的一面,如同一个有一群聪明但捣蛋的孩子的疲惫母亲。

“你得去找个什么人,Double-O-Seven.”

在Bond第无数次把什么地方从地图上炸掉,带着一身足够吓人又不真正致命的伤“凯旋”归来的时候,M夫人坐在那张至少经历了三任M的办公桌后,把这一句看似不经意的关心说的如同“滚出我的办公室”。

Bond露出个一如既往的迷人笑容——在任务中用来调情无往而不利的那种——毫无诚意的颔首致意“Yes, Madam.”

00特工都是天煞孤星,007作为其中的佼佼者自然毫不例外,但Bond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和他的首席作对,尤其在他不想被停职的时候。

首席只是盯着她的次席看了一会儿,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出了她真正最想说的话:“Get out.”

*

Q,那个年轻傲慢、带着点儿自大和书呆子气的军需官,绝对是个例外中的例外。

早在他们正式见面之前,在Q迈入美术馆的第一步时,Bond就感受到了这个与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的存在。

砰。

哨兵的感知一瞬间被放大了无数倍,执拗的追寻着那个越来越近的神秘气息,Bond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还有那个向导的心跳,在人群中前所未有的清晰。

砰。

Bond努力收敛着自己的精神,不让路过的任何一个哨兵向导或护卫伴侣察觉他的异样,如果不是扎实的特工素养把他牢牢钉在这张长椅上,他早就跳起来追寻那个心跳的存在,这是哨兵的天性,Bond无法抗拒。

砰。

哨兵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比生死关头探查环境保命还小心谨慎百倍,对方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存在,但却没有开放精神共享,只是相对分出一缕与哨兵接触,仿佛在试探对方的善恶。

Bond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什么天煞孤星见鬼去吧,007从不遵守常规,他非常确定如果他注定要与一个向导结合,那么绝对是这个他还尚未谋面的向导。

所以可想而知当Q坐到Bond身边时,特工觉得他仿佛看到了圣诞节的清晨。

“007.”向导——他的军需官冲他伸出手,礼貌而略带疏远的打招呼。

“Q.”

哨兵回以一个真诚的假笑,拖长的尾音让这个单音节字母听起来更像“cute”,他握住向导的手,第一次在Vesper死后彻底得到安宁。

这是哨兵与向导间正常的化学反应,如果按照凡人的语言,我们管这个叫一见钟情。

*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红头发的美国哨兵——叫Hopes还是Hopper来着——笑的十分令人作呕,他同样令人作呕的向导紧紧贴着他的哨兵,盯着Q的眼神仿佛在喷火。“你给我我想要的东西,护送我们离开英国,我就把你的小猫咪毫发无损还给你,我保证你们还能来一发享受劫后余生的美妙,这样我也能交差,你也能保护你的向导,我们都是文明人了,不能再打打杀杀的对不对?”

“想都别想。”Bond丢给对方一个没什么弧度的假笑,他的目光还粘在军需官身上,握着枪的手指紧了又紧,如果Q出了什么事,他绝对会赶在M把他宰了之前先自个儿吞枪自杀。

Q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他就是看不惯他的哨兵这副和慷慨赴死一样英雄脸,就算那的确帅爆了也挡不住军需官的满心嫌弃,拜托,这又不是什么恶俗狗血的电影,请收起你脸上那副时刻准备着英雄救美的表情007,你的褶子又多了,丑死了。

一旁那个红发向导没什么天赋,却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Q集中精神与Bond沟通,军需官索性放弃了和自己做斗争,选择了最直白简单的方式,无声的冲哨兵比着口型。

想想那只该死的钢笔——

“我错过了什么吗?”对方的枪口又往Q的太阳穴凑了一点,Bond向前踏了一步,身体前倾,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咆哮,然后仿佛突然放弃了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状的东西,不着痕迹的在笔盖处连按三下。

“这是你要的东西,放开我的向导。”

对方似乎非常满意Bond如此“识时务”,他架着Q一步一步缩近与金发哨兵间的距离,他的向导紧贴在他身后,仿佛一个讨人厌的影子:“把东西给我。”

“先放开我的向导。”Bond在心里默数着时间,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决绝和挣扎,逼真的几乎能为他赢来一座奥斯卡小金人。

“不如这样,我说321然后我们交换怎么样。”对方在还有一臂远的距离处停下,笑的更令人作呕,然后不待Bond回答,压低了声音仿佛特意配合这种戏剧化的场景“3、2、1——”

Bond把钢笔甩给对方的同时一把扯过他的向导,然后把他压在地上用身体整个护好。

Boom——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让Bond暂时失去了听觉,爆炸产生的气浪把他们两个掀飞出三四米远,Bond挣扎着撑起上半身回过头去,先前耀武扬威的美国哨兵和他的向导一起变成了焦黑尸体的一部分,永远留在这个清冷的码头上。

而他的身下军需官正捧着他的脸急切的说着什么,可能是在骂他也可能是在变着法骂他,精神力不要命似的一遍一遍刷过他的身体,构建出一道牢牢的精神屏障安抚那头受伤的老狮子,嘴唇一开一个却没有发出声音让这情况看起来有点可笑,好像老派电影里英雄救美后的经典桥段。

管他呢。哨兵咧开嘴笑了一声,然后在伦敦午后撒满天穹的阳光中狠狠堵住了向导的嘴。

当然,用的是嘴唇那部分。

后记:

“你当初给我那根钢笔时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没想到它真的能爆炸。”
“不然呢?让你去给孤寡老人签支票?”
“那我还不如先给M买两瓶速效生发水”
“我会代你转赠你的好意,007。还有,呃,谢谢你这次没把那把枪弄坏。”
“你可以直接吻我的,向导。”
“闭嘴,哨兵。”



END

评论(4)

热度(58)

  1. 悠悠小蕊K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啦!感动的词穷~写的如此优雅沉静,人物个性觉得难的适合~必须存着反复阅读!幸福的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