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00Q]五次James Bond被自家军需官整了,一次他整了回来。


这其实是real迟到的愚人节贺。

就是想写一个爱整Bond的Q和一个对Q没办法的007。

ooc预警。





00.
和他每次在打败了大反派之后说的那些烂俗笑话——也就是英国人的冷幽默——不同,James Bond其实不喜欢开玩笑,也不喜欢愚人节。

MI6其实是个很正经很靠谱也很严肃的特工组织,特工们都很忙,在人们看得见的时候他们在忙着拯救世界,在人们看不见的时候他们在忙着拯救自己,所以没谁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做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也没人会蠢到提出要开愚人节联欢会——直到上头为了“给老机关增添新活力”,招了一帮年轻技术人员。

这群年轻geek们可不管你是不是有杀人执照,该下手的时候他们一点儿也不恘,尤其是geek头儿,也就是特工007 James Bond的现任小男友兼同居人Q。

James Bond真的不喜欢开玩笑,也真的不喜欢愚人节。

01.

当你从一个和大不列颠群岛隔着半个地球的鬼地方回来,完成了一个艰难困苦的任务,带着一身英雄式的轻伤和一颗疲惫心的老特工需要什么来安慰?

一杯热咖啡,一个刚做好的三明治,一盏亮起的灯,一个等着他回家的同居人——无论是什么,总归不会是从头到脚的一桶冷水和两只滚成泥球的猫。

Bond面无表情的甩了甩头上的水珠,面无表情的瞟了一眼地上刚刚才从天而降的水桶,面无表情的看向笑的前仰后合的军需官。

始作俑者喘了口气,绿眼睛因为疯狂的大笑闪闪发光:“欢迎回家,James.”

冷酷无情的特工007悲哀的发现他一瞬间就没了脾气。

02.

当你在任务中和任务对象打的火热,情话绵绵即将赤裸相见进行人类最原始的活塞运动,而你的小男友还在远程监控,并宣称自己绝不会吃醋时,你应该相信么?

特工007用血的经验告诉我们,绝不。

“Honey……”美艳的女郎媚眼迷离,蛇一样柔软的身躯紧紧纠缠着身上的男子,男子低沉性感的声音说着绵绵密密逻辑不通的情话,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Q早在Bond钓上这个大概往胸里塞了三个硅胶垫的美人儿的时候就已经掐了通讯频道,Bond只能一边和这个人造美人儿纠缠不清一边在脑子里腾出一个区域思考该怎么哄自家吃醋的傲娇军需官。

然而他却忘了,无线耳机还塞在耳孔中。

正当我们的James·情场老手·Bond已经箭在弦上蓄势待发不得不提枪上马的时候——

“Can't read my,can't read my,no you can't read my poker face!”

“Po-po-po-po-po-po-po-po-pocker face! ”

耳机里突然响起了不管在哪个国家大街小巷都能听到的流行曲,猛然而至激烈的节奏差点没把Bond吓痿了。

007觉得Q连他下半辈子的性福都不打算要了。

03.

当你是一个日常游走在拯救世界的第一线的超级特工,你的敌人都是按几个按钮打几通电话就能毁灭世界的反派大boss,而你的后勤却因为你总不能完整归还装备而跟你闹别扭,你应该做些什么?

Bond一般都用是出卖色相加甜言蜜语,然后配上一顿晚餐或两张古典音乐会的票并保证不在中途睡着,再加上一场高质量的性爱,就能领到下一次任务的装备。

然而这招也不是总见效的。

“Q.”Bond谨慎的看着面前军需官摆出来的两样东西,脸上的表情可谓异彩纷呈“我已经保证过我不会再毁掉你的装备了,你能给我解释下这是什么玩意儿么?”

“如你所见,007。”MI6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军需官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面前的金发特工,用他一贯那种快速而冷静的语调阐述着一个客观事实“左边的是一根鸡毛掸子,右边的是一把雨伞,这就是你这次任务的全部装备。”

“但我以为我是去埃塞俄比亚和独裁军阀交手,不是去给下城区老太太打扫房间。”Bond危险的眯起眼,原本就低沉的声音又低了一个声调,熟识007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年轻的军需官毫不畏惧的直直盯着特工的蓝眼睛,特工凶狠的盯着军需官的绿眼睛,这是一场耐力和信心的考验,就比谁先心虚。

也许是Bond自己也知道他实在毁了太多装备,也许是特工一直拿军需官没有办法,就在Q脖子发酸双眼疼痛打算认输的时候,Bond一把抓起雨伞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军需部。

至少一把伞比鸡毛掸子更适合绅士高傲的英国人。

至于后来在危机关头Bond发现这把伞其实是从隔壁裁缝店“借”来的,功能齐全的堪比一个军需部,那就都是后话了。

04.

当你是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身高六英尺的帅哥+硬汉,你身边总有各种美人对你青眼相加,而你的小男友对你的魅力却不屑一顾,甚至恶意损害你的完美形象时,你应如何应对?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周一早晨,Bond照例到MI6总部进行任务报备,007特工穿着极合身的定制西装,一路上吸引无数行人眼球。

Bond已经习惯了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毕竟他作为MI6的王牌特工,坚强活在各式各样的眼神下已经是基本技能,以往他都会摆出个无往而不利的迷人微笑向对方点头致意,但今天是个例外。

从Bond一进MI6大楼开始,一直到他踏进M办公室前,几乎所有人都在用诡异的眼神盯着他看个不停,不少人还发出了貌似喷水喷到一半硬憋回去的声音,有几个人还在Bond点头致以时狂笑出声,就连Moneypenny和Tanner看到他的第一眼时都带着古怪的笑容,就好像整个MI6都知道了一件关于他的他不知道的事。

Bond带着疑惑走进M办公室,M只瞟了他一眼就扔给他一份文件并含蓄的表达了“赶紧走”,而且Bond敢用他的下一次任务装备发誓,M脸上绝对闪过了那么一丝些许的怜悯。

What's the hell……。007愈发迷惑的眨了眨眼,然后打开了那份文件。

那是Bond的档案,他不是第一次见了,姓名性别详细参数一切都很正常,唯独证件照那部分出了点……小问题。

Bond的证件照被换成了P上他的脸的Mickey Mouse,还是带一个粉色领结的那种。

Holy shi——Bond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所有人看他的表情都那么古怪,这张图相必已经传播到了MI6的每一个角落,始作俑者很明显的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怕Bond对他发火的人。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洞洞拐先生今天又是十分糟心的一天。

05.

当你有个以和你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为乐小男友,而你偏偏十分喜欢他没法对他生气,那么在四月一号这么个可以光明正大的整人的日子里,你该怎么活?

四月一日的清晨,特工良好的生物钟在清晨六点半将他叫醒,Bond在睁开眼的一瞬间就进入了警戒状态。

床边。Check.

拖鞋。Check.

牙膏。Check.

液体饮品。Check.

所有衣服。Check.

一直到Bond成功离开公寓开车前往MI6,一切都十分正常,但这反而让Bond更加警觉,扎实的特工训练让他时刻关注着四面八方的风吹草动,好在突发意外时及时做出反应。

愚人节到了,他的军需官兼小男友没理由不玩个大的。

安静,太安静了。

这是Bond踏进MI6大楼时的第一反应,整栋大楼似乎悄无声息,没有人来人往的脚步声,没有交谈声或键盘敲击声,甚至没有纸页被翻动的声音。

以往忙碌的办公室空无一人,连清洁人员也没有出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楼里有活物存在,Bond不得不反复确定他没有收到任何有关MI6换址的通知。

这时,Bond的手机震了震,一条短信,Q发来的。

[98736543582453526834664]

密码?Bond皱了皱眉,Q这又是在整什么幺蛾子。

[QUICK!]

Bond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全大写字母外加感叹号,Q很少使用如此强烈的标点符号,特工决定去Q支部一探究竟,结果却发现出现了和Ml6大楼一样的情况。

空无一人,就连所有电子显示器的屏幕都处于待机状态,Bond心中的不安愈演愈烈,正当他打算叫人来帮忙时,军需部最大的那块屏幕闪了闪,Q的脸出现在了上面。

“Cute,what hell's wrong here?”特工眉头紧锁,无奈的看着自家似乎童心泛滥的军需官。

“James,听我说。”屏幕上的Q似乎在强忍着痛苦,他的声音都仿佛因此的变了调“转身,记得蹲下。”

What???Bond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给身体下达了转身的指令,然后——

砰。砰砰砰。砰砰啪啦砰。

Q支部正中央新鲜出炉一座名叫James Bond的彩绘雕塑,高188cm,重六十六公斤。

拿着CS野战枪笑的开心的Q和同样笑的前仰后合的大部分MI6员工站在Bond背后,击掌庆祝着他们恶作剧的胜利。

“愚人节快乐,James.”军需官笑的八颗牙齿都暴露在空气中“以及不用担心,监控都是开着的。”

James Bond真的不喜欢开玩笑,也真的不喜欢愚人节。

一次他整了回去。

“你觉得莎士比亚怎么样,比起仲夏夜之梦我更喜欢麦克白。”

“我不喜欢哈姆雷特,如果这是你想问的话,请专注于任务007。”

Q头疼的坐在自己的电脑桌后,屏幕上是正在任务中的某位金发特工,Bond一身黑色礼服,手握PPK,身边撂倒了一片保安,正冲着摄像头wink.

“前方第三个岔口左转,一支小队正距你200米处前来,预计用时两分钟。”

“收到,Cute,你说等我回去我们去看哈——”

屏幕突然一片黑暗,Q皱起眉头,敲了几下键盘。

“007?”

“Bond,收到请回复。”

“James?”

监控设施损坏。

通信设备损坏。

定位系统损坏。

生命体征监控失联。

Q抬起头,发现整个Q支部都在盯着他看,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不同程度的担忧。

“他会回来的,这只是经常性的失联,007经常这么玩。”

没人相信他,Q自己也不信。

但他没想到Bond消失了六个月。

整整半年的时间,Q都在一切能利用的时间寻找Bond的踪迹,M在第二月后就放弃了寻找,MI6没有那么多资源用来寻找一个似乎人间蒸发的特工,Q对此没说什么,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在半年内如果没有007消息,M不能将Bond推定死亡。

M沉默的一分钟,深深的看了Q一眼:“别陷的太深。”

已经是半年期限的最后一天了,也是Q给自己相信Bond死亡的期限的最后一天,他的两只猫卧在他腿上,而他窝在沙发里。

“我那么傻,原先那么喜欢对他恶作剧。”

Q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好像在说给猫听又好像在说给他自己听,他知道这样傻透了,但他就是忍不住。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我甚至从没对他说过我爱你。”

客厅静悄悄的,Q迫切的希望有什么能在他的话尾接上一句调笑或调侃,但他什么都没有听到。

Q闭上眼睛,头无力的靠在垫子上,轻的不能再轻的一句话从不知道哪里溜出,回荡在过分安静的房间里。

“I love you James.”

“那我就当是同意了。”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年轻人猛的一抖,吓得两只猫尖叫一声从他腿上滑落到地上。

Q怔怔的看着他日思夜想了六个月的男人就这么出现在他面前,额角带着一块染血的纱布,一脸坏小子似的笑容如同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007,你……”

“Cute,”特工突然打断了Q的话,然后他就那么在沙发前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丝绒的小盒子,打开放在军需官的面前。

“Will you marry me?”


Fin.

*James Bond被整记。

*James Bond用生命整人记。

*特工与军需官不得不说的幼稚故事。

*神奇出现在正确时间的real撬锁小能手洞洞拐。

*有没有人能猜出来那串数字是什么。

评论(17)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