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POI][RF]四分钟。


报社向慎入,主要角色死亡预警,时间轴混乱预警。

S5上映前最后一虐,反正会玩不过官方。

安详的躺在坑底坐等第五季。

Reese静静的躺在地上。

那些人——CIA,撒玛利亚人的执行人,黑帮……不管什么人——已经走了,把他扔在这儿,如同发臭流水的垃圾。

子弹穿透了他腿上的大动脉。以他的知识,他知道血将在四分钟内流尽。

3分59秒

3分58秒

3分57秒

3分56秒

3分55秒

3分54秒

这是个封闭的房间,空无一物,没有窗户,房门上了锁,以他现在的情况,试图逃跑无疑会死得更快。

所以他选择静静的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等待死神的降临。

据说人在濒死时会无比冷静,并能以灵魂出窍似的第三视角看到他的一生。

Reese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

3分19秒

3分18秒

3分17秒

3分16秒

3分15秒

3分14秒

他还记得华盛顿州康拉奇夏日农场,那个他长大的地方,灼热的阳光撒在他的头顶和面庞,傍晚时打着旋儿跳舞的小虫,母亲的苹果派和近乎朦胧的、父亲的怀抱。

然后是那个寒冷的圣诞夜,装着父亲骨灰包着国旗的小方盒子,然后是那个有蔚蓝双眼和灿金色头发的漂亮女孩,他因为她的一个笑容上了法庭,然后是军队,新兵训练,冷硬的板床和伊拉克凌厉的风沙,Jessica.

他记得她柔和的面庞沐浴在清晨微寒的曙光中,他记得她微翘的嘴唇在那样美好的面庞上划出美丽的弧度,他记得她在看到新闻后看他的惶恐而期待的眼神,他记得她在月台上转身时的决绝。

那是他的选择。

然后是CIA暗无天日的生活,训练,杀人,训练,再杀人,在杀人中训练,在训练中杀人,他成了国家机器,他理应如此。

2分46秒

2分45秒

2分44秒

2分43秒

2分42秒

2分41秒

他看到了Kara的脸,在鄂尔多斯浑浊的夜空和满地荧光棒的映衬下有如鬼魅,迷人又冷酷,充满致命的危险。

他没有看到那场爆炸吞没她的脸,因为那时他知道他能活下去,那是一个信念,死亡无法吞噬信念。

但这次不一样了。

他的血压快速下降,心脏加速供血,这让他失血更快。

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浅,他知道接下来是什么。

他将死亡,并无力阻止。

所以他想,为什么要让那些黑暗过往在最后几分钟就纠缠他,为什么他不去想想他这半生中最美好的部分。

2分09秒

2分08秒

2分07秒

2分06秒

2分05秒

2分04秒

当Finch的脸跳入他的脑海时,Reese毫不惊讶。

那副一成不变的黑框眼镜,考究的西装三件套搭配永远得体的领带,一瘸一拐的僵硬步伐让他看起来像动画里的滑稽人物,又带着举重若轻的威严。

还有谁能比那个同样有着伤痛过往的男人带给他的慰藉更大?还有什么能比那个几乎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小个子古怪富豪更值得他,一个将死的中年前特工,一个一事无成又功成名就的人去回忆?

Harold——只是在心底默念着这几个音节,Reese修炼失去颜色的唇瓣就弯曲成一个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甜蜜的弧度。

1分36秒

1分35秒

1分34秒

1分33秒

1分32秒

1分31秒

他记得他们救过或抓住的每一个POI,从最开始的女律师到金发碧眼的小天使,从那对可悲的夫妻到临终的医生,他记得Carter的死和Fussco永远不合时宜的吐槽,他记得Finch说“Mr.Reese”时上扬的尾音和说“John”时颤抖的声调,他记得他那声毫不迟疑的“Always”,他记得那次在楼顶上,Finch的手指解开他的衬衫露出炸弹时小个子男人微红的眼眶,他记得他近乎蛮横的说“This moment does.”,然后一路把他从死神手里拖走。

他记得Finch的煎绿茶只放一颗糖,记得Finch最喜欢树莓巧克力味儿的甜甜圈和香草冰激凌,他记得Finch最喜欢的颜色和每一个无意中透露的微小细节,他记得他的每一个表情,他记得阳光透过布满灰尘的玻璃撒在他发顶的样子,空气中飞舞的灰尘都清晰可见。

那时他就在想,上帝啊,这也许就是永恒。

59秒

58秒

57秒

56秒

55秒

54秒

血液开始不规则地喷出,他的呼吸也随之不规则,不会再有任何血红蛋白将氧气携带到肺部,这样他的体内就不再会有氧气,而将充满二氧化碳,从而产生乳酸。

简而言之,死神的镰刀已经贴上了他的喉咙。

Reese知道,这也许是他有生之年最后一次机会再重温那段美妙的、梦境一般的回忆。

啊——那个天堂般的梦幻夜晚。Reese失了血色的唇勾起的弧度愈发甜蜜,那只是一次性的肾上腺素过高的结果,劫后余生的幸存者互相抚慰的方式,多巴胺和荷尔蒙共同成为始作俑者,他还能感受到那个小个子男人,他的老板在他身下喘息呜咽,Finch含糊不清的念叨着什么,他听不清也不想听,他的身体在回应他,那就是他梦寐以求的所有了。

只有那一次,他使尽了浑身解数来讨好他,试着将那一次变成永远无法磨灭的永恒,他强迫Finch冲上一个个高峰又冷酷的在最后关头把他拉下来,他极尽温柔又极度残忍,用近乎顶礼膜拜般虔诚的吻洒遍小个子老板的全身,如同圣徒亲吻耶稣走过的痕迹。

从那时候他就知道,他们之间那场拉锯战般的关系中中毒的从来不是Finch,而是他。

而他却甘之如饴。

24秒

23秒

22秒

21秒

20秒

19秒

他能感觉到死亡的靠近,视线渐渐模糊。他的思维越来越涣散,这是缺氧的迹象。

他的感觉停滞了。

如果有来生,Reese的意识昏昏沉沉的沉浮中想,或者时间能再往回倒退一个月,他会去卖一枚足够好的戒指向Finch求婚,他不觉得那一纸婚约有什么用,他甚至都不确定Finch会不会以为他疯了,但他就是想单膝下跪,像无数次他想过的那样,看着那双蔚蓝的眼睛说“Marry me.”

他不是真的想求婚,求婚只是个再疯狂不过的仪式,他真正想干的是看Finch在听到那句话后脸上的表情,他无法想象那是什么样的表情,也许是困惑和惊吓,也许是无奈和尴尬,也许Finch会答应,那样他就会露出那个Reese钟爱许久的小小的笑容。

或者Finch直接会叫辆救护车把他送进精神病院,他就会笑笑起身嘲笑Finch不懂得娱乐精神,然后假装他从未真的爱上他的小个子老板。

那将会很有趣,可惜他没机会了。

10秒

9秒

8秒

7秒

6秒

Reese无法感受到血液汩汩流出的冰冷,无法看清天花板上惨白的白炽灯,嗅不到金属和混合着血腥的独特气味,一切都即将结束,也应该结束。

人在死亡过程中最后一个丧失的是听觉,但他显然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完成他最后的夙愿。

他想听那个声音再叫一遍他的名字,无论哪个都好。

5秒

4秒

3秒

2秒

1秒

0

“Mr.Reese?”

I'm here,Harold.

Always.

END.

评论(20)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