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EC][无能力死蠢AU]我最好的朋友的婚礼。(一发完)


EC都市无能力死蠢AU,工程师E x 教授C。

并不怎么甜的小甜饼,竹马竹马,原谅捧花的我盛传出席只为献礼bushi.

看我用一篇文证明我真的小学生文笔还文力都被不知道谁吃了。

给@殷则。答应他的睡前礼物。

————————————————————————————

黑色翻领平整舒展,白衬衫浆洗的干干净净,领结打出漂亮的蝙蝠结,剪裁合体的双排扣天鹅绒外套古典端庄而不失时尚,扣眼别着含苞待放的玫瑰。

完美。

Charles对着镜子里自己的倒影露出一个真诚得体的微笑,又重新抻了抻整整齐齐的衣襟,检查了放在口袋里的新娘戒指,确定一切都已经准备好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上翘的嘴角瞬间垮了下来。

今天是他最好的朋友Erik Lenhnsherr的婚礼。

Charles和Erik早在高中时就已经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学校最受欢迎的篮球队长和成绩年级第一的书呆子的奇特组合使他们曾经全校闻名,那时他们每天都一起上学回家,Erik会骑车穿过大半个小镇接他或者送他,然后再穿过大半个小镇回家。

后来他们考上了同一个大学还成了室友,Charles进了生物系还修了心理学学位,Erik进了工程系,又毫不意外的成为了校篮球队的主力,毕业后Charles拿到博士学位留校任教,Erik进入一家大公司当了工程师,又在五年内成为行业翘楚。

算算时间他们已经做了将近十多年的好朋友,因此从没有人质疑他们友情的真挚程度,除了有一点。

Charles从来没有把Erik当做朋友。

Charles喜欢Erik,不是那种“一起聊天吃饭打球互相介绍女朋友”的喜欢,而是那种“想和他上床做爱共度一生养几个孩子”的喜欢。

Charles爱Erik,从他们还是青少年时期就开始了,但他藏的很好,Erik从来没有发现过Charles对他有什么不一般的感情,甚至没有发现Charles喜欢的是男性。Charles怀疑Erik甚至从没想过同性之间也会产生朋友之外的感情。

毕竟Erik是一个笔直笔直的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却偏偏该死的聪明和性感,拥有一张好看的脸和完美的身材,还有一个智商高于一般人的大脑和独特迷人的性格,一点点口音和看起来有点恐怖却意外可爱的笑容。完全符合Charles所有择偶标准——事实上Charles的择偶标准就是照着Erik选定的。

而今天Erik要结婚了,和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和一个风姿绰约如女王,美丽和智慧一样锋芒毕露,性格如姓氏一般高傲冰冷的女人,Emma Frost。

*

Charles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这位Ms.Frost的时候是在那家叫地狱火的酒吧,她挽着Erik的手臂,和Erik通知Charles他要结婚了的消息一起突如其来的出现。

“这是Emma Frost,她是一个作家,也许你曾经听说过她,她的笔名是白皇后。”Erik挽着他Charles从不知道其存在的未婚妻,带着他一贯认真严肃的面无表情,但他看向Emma的眼神却恍惚带着一丝深情款款的温柔,Charles绝不会认错那种真正深爱着什么人才会有的眼神,那和他每次偷偷长久的注视或想着Erik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婚礼在三天后,我们很期待你的光临。”Ms.Frost,也许应该称她为未来的Mrs.Lenhnsherr,带着绝对不算真诚的笑容,把一句邀请说的仿佛高高在上的施恩。“Erik经常和我提起你,他说你们是最好的朋友。”

Charles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Emma在说到“朋友”那个词时十分不自然的僵了一下。

“我希望你能来当我的伴郎。”Erik薄薄的嘴唇微微抿起, 灰绿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Charles“真的,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帮我保管那枚戒指了。”

那双眼睛——那双该死的冷酷锋利的灰绿色眼睛,温柔起来如同秋日碧绿森林的眼睛,Charles永远没法对那双眼睛和那张脸说不,他永远没法对Erik说不。

“好——好的,我是说,这是我的荣幸。我没想到你会邀请我——”Charles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无力的试图扬起嘴角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当然。我当然会做你的伴郎。”

他希望他现在看起来足够像一个充满着祝福的挚友而不是一个被戳破保护色的可悲暗恋狂,他希望Erik现在赶紧带着他漂亮的女朋友回家滚成一团,这样Charles就可以去找个什么没人的地方崩溃一下,缅怀他长达十年的暗恋,只要别当着Erik的面,只要不是当着Erik的面,他可以随便钓上和高大英俊深发绿眼的男人在酒吧后肮脏的小巷里操到大脑停止运转心脏停止工作,然后再找一个相同类型的男人带回家 一次一次高潮到窒息——

但那都不是Erik Lenhnsherr,Charles悲哀的想到,得益于他那张漂亮的脸,他可以很快钓上一个合他胃口的男人,但那都不是他的Erik。

*

戒指盒子在口袋里突兀的质感拉回了Charles跑到东非大裂谷的思绪,Charles用力揉了揉脸好放松脸上僵硬的肌肉,对着镜子重新复习了一遍真诚得体的笑容,他绝对不能在Erik的婚礼上崩溃,Erik值得最好的。

“Charles,你好了没?”Raven穿着伴娘礼服出现在门口,以一个非常不美观的姿势拎着裙摆好不让她在婚礼开始前就被绊个跟头,她嫌恶的扯了扯身上的裙子,白眼几乎翻到了天上。“我发誓我再也不会穿这种拖拖拉拉的裙子,我结婚的时候你们都可以穿着衬衫短裤来,不穿都可以。”

“你看起来好极了,亲爱的。”Charles无奈的笑着转过身帮他的小妹妹理了理头发,即便Raven已经是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在Charles心里她还是五岁时在他家厨房偷东西吃的孤儿。“Hank绝对会因为这条裙子从头红到脚完全移不开眼的——倒不是说他平时就能不脸红并且把眼神从你身上移开哪怕一分钟。”

Raven似乎因为这句话脸上闪过一丝沾沾自喜,但下一秒又换成小心翼翼的试探和忧虑:“Charles,我是说婚礼……你还好么?”

哦。婚礼。Charles不自然的笑了笑,避开他那场旷日持久的暗恋唯一的知情人探究的眼神,用他最轻快最真诚的语气保证:“当然,亲爱的。我好的不能再好了。”

然后他在Raven半是怜悯半是欲言又止的眼神中夺门而出,一路低着头闪过许多人影,因为不停的撞到人道了无数个歉,最终一头撞进了新郎怀里。

“看路,Charles。”Erik伸手扶住捂着前额皱眉的Charles,半是好笑半是好气的语气听起来十足十的宠溺“我可不想我的伴郎再花上十分钟补妆,就因为低着头走路额头撞出一片红。”

Charles尴尬的笑了笑,迅速收回了揉额头的手:“别说的我好像一个没长大的未成年人。”

“你就是未成年人。”Erik毫不留情的戳了戳Charles刚撞到的额头“没有成年人爱吃牛奶布丁,也没有成年人进酒吧还要出示驾照以证明自己超过21岁。”

“牛奶布丁很好吃的,更何况长的年轻不是我的错,总比某些成年人长的太着急在大学就被当成老师好点。”Charles下意识的反唇相讥,他们总是这样吵吵闹闹互不相让,为一点无关痛痒的小时争辩一下午,然后他还是会帮Erik复习功课,Erik还是会给Charles买他最爱的牛奶布丁。

有那么一瞬间Charles甚至恍惚以为他们回到了高中时期,穿着大人的衣服参加毕业舞会,但口袋里的戒指盒又一次用它挥之不去的存在感提醒着Charles,Erik要结婚了。

和Emma Frost,不是Charles Xavier.

*
Charles站在新郎身后,看着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款款走来,剪裁简洁的珍珠白长裙的Emma如同钻石般夺目耀眼,温润的色彩又减弱了她美丽的咄咄逼人,她看起来如同任何一个美丽的新娘一样,踏着红毯走向幸福生活,走向一个爱她的丈夫和未来的几个可爱的孩子。

Charles暗暗闭上眼,打定主意不去看Erik,牧师开始念宣誓词。

*

“ Emma Frost,你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Erik Lenhnsherr作为你合法的丈夫,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吗?你愿意从今以后爱着—— ”

“实际上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光彩照人的新娘不耐烦的打断了牧师的话,在宾客的讶异声中一把扯下了自己的头纱。

“承认吧Erik Lenhnsherr,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宾客席上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大了,一直面无表情的新郎看起来有点懵,他挑了挑眉试图说点什么,被新娘不耐烦的一挥手打断。

“别狡辩了,谁不知道你心心念念的就是你那个蓝眼睛的初恋情人,反正我也不爱你,这场戏陪你演到这里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你最好抓紧时间。”

Emma保养得当的手指几乎要戳到Erik鼻尖上,她噼里啪啦的如同机关枪般用单词做子弹打在在场所有人耳膜上,然后趾高气昂的转身,拖着珍珠白色的婚纱长长的后摆昂首阔步的踩着红毯离开教堂坐进了一直等在外面的黑色轿车,甩下身后一众呆若木鸡的宾客和鼓掌大笑的伴娘。

Charles楞楞的眨了眨眼,还没从这戏剧化的场景中缓过神来,Raven已经一把撕下裙摆大笑着挽住同样呆若木鸡的Hank拖着他离开现场,然后宾客们仿佛约好了一般开始有序退场,几分钟之后,空荡荡的教堂里只留下了Erik,Charles,和不知所措的牧师 。

Charles心里一瞬间刷刷刷飞过万千句安慰的话和解决方法,他可以拍拍Erik肩膀告诉他没关系找个更好的,可以一把搂住Erik带着可怜的新郎去酒吧一醉解千愁,甚至趁这个机会和Erik告白,说不定Erik就会认识到其实Charles才是最爱他的那个人,然后——

最终他只是小心翼翼观察着Erik的表情,然后逐字逐句的斟酌着往外吐字:“Erik,这不是你的错。”

Erik看起来甚至十分平静,他转头看向Charles,斩钉截铁的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今天必须有人在这儿结婚。”

Charles舔了舔嘴唇,他怀疑Erik是不是受不了打击伤心过度精神出了问题:“但Emma她……”

“那不重要。”Erik不耐烦的一挥手,与刚才Emma逃婚时的表情动作如出一辙,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天里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紧张,Charles不解的看着Erik,默默思考着他成功把Erik敲晕送到医院的可能性有多大。

Erik从Charles的口袋里拿出戒指,用令人无法抗拒的气势带在Charles左手无名指上,戒指完美贴合着Charles的手指,单独它天生就是为Charles而定做。

然后Erik对着大脑当机的Charles单膝下跪,他把Charles的手握在手心,嘴唇贴在那枚刚刚找到主人戒指上,低沉磁性的嗓音如同吟诵优美的诗歌,灰绿色眼睛一眨不眨的溢满了温柔。

“Charles Francis Xavier.Will you marry me?”

—————————我说有彩蛋你信不信————————

离教堂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里,服务员用奇特的眼光看着刚刚涌进来的一群人。

穿着婚纱妆容精致看起来像逃婚新娘的金发美人,裙子下摆明显被扯烂极具波西米亚风格的另一个金发美人,带着眼镜满脸尴尬懵逼的高瘦青年,叼着雪茄发型奇特一副别人欠他几百万表情的胡子肌肉男,还有一个穿着中山装留着山羊胡的红脸俄罗斯人。

这五个外形气质各异的人裹着一阵风呼啦啦冲进咖啡厅,带着诡异的气场占据了最角落的一张桌子。

Raven勾着Hank的手臂把头靠在对方身上笑的根本停不下来,完全不顾Hank已经脸红的快要爆炸:“你真应该看看Charles当时的表情,简直太——Emma,告诉我你有录像,我要保存下来作为要挟Charles一生的把柄。”

刚刚还声情并茂饰演着逃婚新娘鞋这一角色的白皇后不知道从哪摸出一盒女士香烟,就着Logan的烟头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当然,Erik这个混蛋威胁我如果不帮他这个忙演这出戏他就烧了我珍藏的手稿,说真的,Charles是脑子哪根筋不对才对Erik这么死心塌地。”

“Charles只是……”Hank弱弱的试图为Charles辩解,被Logan不耐烦的一挥雪茄——顺口提一句动作神态与Emma和Erik如出一辙——打断。

“所以,Erik这小子的事儿算是完了对吧?”

“应该是。”Raven终于停下了大笑,把她自己从Hank身上挪开,眼里闪着诡异的光满脸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我简直等不及要看Erik怎么向Charles解释这场婚礼从头到尾都是Erik编出来的闹剧,就是为了诓骗Charles直接和他结婚,他俩互相暗恋对方暗恋了十年却就是不表白这件事了。”

Fin.

一句话小剧场:

来自一脸懵逼的牧师:为啥结着结着新娘换人了……

评论(5)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