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00Q】MI6八卦吃瓜调频——FM.32

主题:32.Q给拒绝跟自己回家探望家长的Bond订好了机票

标题:Eve总是第一个知道的。

配对:James Bond/Q

分级:G.清水的不能再清水。

字数:2621.

内容:有点OOC的连另一位男主角都没有出场的清水小片段,轻微Bondlock提及慎入。

——————————————————————————

Eve总是第一个发现事情不对头的。

MI6内勤中武力值最高的女特工踩着风风火火的步伐一路闯进Q支部,无视了三个搭讪两杯咖啡一句“Chanel出新品了!”的重要提示,一把推开了钉着“尔等止步于此,笼罩在邪恶领主Q的统治下,末日中未亡之地Q支部(You shall not pass here, ruled by the evil overlord Q,the undead land of the end.)”纸条的大门,带着一往无前舍我其谁的惨烈气势一巴掌拍上军需官的桌子。

“是007要求婚了还是你们要分手了。”

原本在忙忙碌碌敲打着键盘的Q 支部员工“刷”的一声支起了耳朵。

Q从一堆涂得乱七八糟的设计稿里抬起头,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啥?”

“连着四天准点的下午茶加甜点,分别来自伦敦最好的四家根本不送外卖的咖啡馆,手工编织的羊绒套头毛衣,这种深蓝配暗红打底的风格绝对不是你的品味,还有三天两头莫名出现在你桌子上的包装精美的小礼盒,装着产自地球另一边大陆的围巾,杯垫,手工艺品——”Eve挑了挑眉,“007人还在塞尔维亚,而且他追你的时候都没这么勤快。”

如果时间切换回半年之前,年轻的军需官还可能会因为最后一句话从头红到尾,但经过整整六个月和007保持情侣关系的磨炼后,Q已经能面不改色的抿一口红茶,精准的抓住在一般人看来根本不是重点的重点:“告诉我,Eve,为什么你会精确的知道那些盒子里是什么?”

“我有我的情报来源。”Eve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回头扫视了一圈看似的忙忙碌碌,键盘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的Q支部,目光在某几个地方特意停了几秒。

正伸长了耳朵努力捕捉第一手的八卦的Q支部员工们立刻缩了回去,快的几乎让Q以为他又听到了整齐划一的“刷”的一声。

“如果让我发现是谁,请自觉和下个月的奖金说再见。”Q不高不低的扬起了声音,确保每个人都能听清他在说什么,“最好再保护好他的信用记录和个人隐私。”

敲打键盘的声音似乎更响了,从声调和力度上判断以重复不断的删除键居多。

“邪恶的Q领主,用残忍血腥的死亡威胁无情的压榨下属的劳动力和精神空间。”Eve夸张的摇了摇头,双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前倾,试图用阴影笼罩军需官,“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小甜心。”

Q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又无奈的叹了口气,扬起下巴假装高傲:“第一,不,Bond没有求婚,我们还没有结婚的打算。第二,不,我们也没有要分手。世界不会因此而终结,欢呼吧,凡人。”

“你这是逼着我拷问007,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任务。”Eve假装遗憾的摇了摇头,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如何在威逼利诱007的同时避开M的眼睛。

叫上Tanner不错,这个出了名的老好人除了发际线很有英国人典型特征以外,对八卦难以言状的热情也很符合大英帝国的优良传统。

“我猜Bond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明天十一点钟的航班回国。”Q端起马克杯抿了一口还冒着热气的红茶,“直接到南开普敦,很不幸你没有机会拷问他了。”

“南开普敦?”Eve刚刚放下的眉毛又抬了起来。

“一些…私人事务。”Q显得有点犹豫。

“007的私人事务?除了你以外的?”Eve的眉毛抬的更高了。

“……我母亲住在那儿。”

“你母亲?”Eve的眉毛已经要突破发际线的束缚了。

“我们一定要玩这个‘重复一遍每一句我说过的话并把尾音抬高’的游戏么?”Q看起来已经有点恼羞成怒了,而Eve凭借着出色的信息处理分析能力拼接出了正确的逻辑。

“你要带Bond去见你家人?”

Q点了点头。

(Q支部的下属们已经索性放弃了假装敲打键盘,专注听Q和Eve的谈话,并且在R的带领下有蠢蠢欲动围成一个圈看好戏的趋势。)

“而Bond不想去?”

Q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是我妈妈提出要见见Bond,我猜是Mycroft告诉她的,以转移妈妈对他和Greg再要个孩子这件事的关注。 "

Eve凭借出色的意志力控制住了自己在听到Holmes家长子时下意识的一抖,那个把大英政府掌握在手心的男人简直是M的高级翻版,更高更重更吓人但发际线完全可以同台媲美的版本。

"说不定Sherlock也有份,"Q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拉过电脑快速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然后发出了胜利的欢呼“哈!果然!Mycroft这个死胖子居然对John下手了,难怪Sherlock肯屈服于死胖子的淫威。”

Holmes家三兄弟的感情永远令人费解,Eve明智的避开了别人家的内部纠纷,假装没注意到Q黑进了MI5的系统,转而回到一开始关注的问题上。

“所以,Bond和你母亲?”

“James说他从来没有和长辈,尤其是父母相处的经历,他完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态度正确对待我母亲,”军需官耸了耸肩,“他的原话是‘一位养大了三个过度聪明难搞的儿子的,单凭这一点就应该给她颁发个爵士头衔的伟大女性’”

Eve不无赞同的点了点头,Bond的确说的很有道理:“而你是怎么解决的?”

Q冷静的抿了一口茶——Bond送的,把马克杯放在一个印着复杂暗纹的杯垫上——Bond送的,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小袋巧克力手指饼——Bond送的,打开包装分给Eve。

“我告诉我母亲的确有个伯爵头衔,从她外公那里继承来的。而且他机票已经订好了,我会到机场接他,如果他敢转机或者用别的方法回英国,我就把那辆装了人工智能导弹系统、遥控驾驶还有干扰功能的最新款阿斯顿马丁给009,再给他做一把只会循环播放单向乐队所有专辑的泡泡枪——别那样看着我,这只是正当处理手段。”

Eve高举双手表示无辜,背景是一群无声高唱着“邪恶的Q领主!伟大的地狱之火恶魔军需官!Q支部未亡之地的英明领头人!”的技术员。

Q忿忿的冲自己的下属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换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窃笑和鬼脸。军需官唇角一抽没崩住面皮,露出一丝忍俊不禁的笑容。

“而且你赢了,女士。”

Eve愉快的笑了起来,在一片欢呼拍桌砸键盘声中从满脸难以置信的R手中接过了二十英镑,高高举起手臂,像狮子王里把辛巴举起来给动物王国看的老狒狒一样展示着那皱巴巴的两张纸币。

“所以007的确不知道单向乐队是什么,Huh?”一个新来的实习生懊恼的摇了摇头“还以为他至少会打开电视呢。”

“007公寓里有没有电视机都是个问题。”另一个一副“过来人”模样的老员工拍了拍实习生的肩膀,打发他去地面上取咖啡。

“这不可能!我就不信007真的活在六十年代。”一个穿着生化危机图标T恤的技术员愤慨的说“下一项是什么?”

R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哗啦啦翻过大半本的页数:“下一项,007是否完整的看过《是,大臣/是,首相》系列中的任何一集,必须是完整看过,包括片头和片尾曲才作数。”

“那是八十年代!离得太近了!”

“他不可能连这个都没看过!”

“我押五磅007绝对没完整的看过一集,拜托,谁会把片尾曲都听完?”

“我!这是对伟大作品的基本尊重!不服咋滴!”

……

“所以,”精干成熟的女秘书观赏了全程后总结道“你们什么时候打算把门上的纸条换成"尔等止步于此,笼罩在邪恶领主Q的统治下,末日中未亡之幼儿园的Q支部(You shall not pass here, ruled by the evil overlord Q,the undead kingdergarden of the end.)"?”

“别这样,女士。”Q假笑着说,“你可是我们中最突出的一员。”

Eve给了他一个飞吻,像小女生一样咯咯笑着离开了。

END

评论(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