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生命不止,挖坑不息。

[EPxPOI][RF]Safety.



清水小段子一发完。


大概算是番外之类的的东西,(并不存在的)前文情节中Finch死于上帝博弈后Reese借助TM变成了典狱长,独立于海上活在自己的钢铁王国里的活人墓暴君的内心光明面。


脑洞大手懒系列,希望有个小天使给写写前文[shenmegui]


————————————————————————————



Willard Hobbes作为活人墓的管理者和缔造者,在这巨大的海上坟墓中有独一无二的特权,比如他那间钉满昆虫尸体的工作室,比如独立的卧室和起居室,再比如紧挨着他卧室的独立密室。


说是所谓密室,其实是与Hobbes卧室等大一间空房,这间密室似乎从活人墓建造伊始就已经存在。除了典狱长,只有安全官和医生知道这间密室的存在,然而只有典狱长和医生进去过。


Drake常常好奇里面有什么,可以肯定绝对是典狱长的宝贝,他有过很多种设想,什么价值连城的古董啊宝藏啊黄金啊之类的,当然更有可能的是满满一房间的蝴蝶标本。他也不是没问过医生,可惜医生大概是被Hobbes吓怕了,紧闭着嘴不断摇头,在Drake一再逼问下才丢下一句“标本”就逃似的跑回医务室,无论Drake再怎么威逼利诱也再不肯吐露半个字眼。


医生永远也忘不了那次梦魇似的经历,他忐忑不安的跟着Hobbes进入那间传说中的密室,小心翼翼的环顾四周,然后目光死死定格在房间正中,腿脚仿佛钉在地上,再迈不动一步。


密室布置成图书馆的样子,各色书籍整整齐齐填满了四面墙壁,正中是一张红木书桌,桌上呈扇形摆放着数台电脑。一具人体骨架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它穿着三件套,口袋里整整齐齐叠放着方巾,领带双扣温莎结一丝不苟,头部——头骨微微垂下偏向右边,一条手臂抬起放在桌上,森白的指骨末端松松勾着一个黑色马克杯的手柄,杯子盛满了液体,表面还微微冒着热气,它太过安详,仿佛只要下一个瞬间就会重新生长出血肉复活过来对你说话。医生深吸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很像中国茶。


他看着Hobbes轻手轻脚的走到它身边,小心翼翼的扶住它的肩膀,他的动作很轻,仿佛它是什么珍贵易碎的瓷器。然后他看到那个长着人类皮肤的恶魔的英俊面孔前所未有的柔和,深邃的灰绿色眸子里充斥着他以为这个男人天生泯灭的情绪。


温柔、眷恋、令人窒息的悲伤和痛苦。


然后他看到典狱长弯下身,在它的头骨上方,生前大概是额头偏上的位置印下一吻,嘴唇蠕动着仿佛说了些什么,医生听的很真切,他说——


“Morning Finch.”





END


评论(1)

热度(44)